不管他们知不知名

所有治好你病的医生护士你都要感谢,不管他们知不知名。我的主治医生姓周。她是一名才二十几岁的针灸科女中医。

由于我的眼睛,父母特地为我找上了中医院治疗。其实我不是第一次扎针了,四岁在北京扎过一段时间,只不过年分隔的多了,有些怕了。在医院第一次扎针时,就是周姐姐给我扎的。

不到一天,我就知道在我旁边床上的石爷爷是武大,乃至全世界有名气的计算机教授了——虽说我并没有问清全名。那位奶奶是他的妻子,现在,是爷爷得了帕金森,来到中医院扎针,他现在可以起床了。每天,周姐姐来了,他都要叫两声,仿佛是呼唤谁似的。奶奶告诉我,石爷爷刚来的时候,完全不能动,现在经过半年的医生接力,就有了疗效。

周姐姐告诉我,她刚实习也是很痛苦的,每天要背一百多个穴位,先往人体模型上扎,再往自己身上扎,在互相扎,最后才能成为医师。他目睹过一场场悲欢离合,治过许多病人,没有一个不感谢她的。他还说,所有气血、气脉不好的病,都只有西医才能根治!

小小的梦想在我心中立足了——长大要当个中医!虽说要吃很多苦,但我也要向周姐姐一样,除去人们的痛苦。所以,从现在开始,穴位表要背,同样也要为人民服务!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